中央關注民營企業家司法權益 黃光裕非法經營罪再審或迎轉機
2018-11-20 17:17 作者:屈麗麗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屈麗麗 北京報道

張文中等冤錯案的平反正為很多身在囹圄的民營企業家帶來希望。

不僅如此,11月15日晚,最高檢發布規范辦理涉民營企業案件的11個執法司法標準。其中一項標準就是“如何嚴格適用非法經營罪,防止刑事打擊擴大化”。最高檢強調,對民營企業的經營行為,法律和司法解釋沒有作出明確禁止性規定的,不得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刑事責任。

這不得不讓人們想起10年前進入司法程序、8年前進行宣判的黃光裕案,作為草根企業家,黃光裕曾經創造了中國零售業的傳奇,但同時也因為風口浪尖時的鋃鐺入獄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尤其是黃光裕因為非法經營罪獲刑8年,一度引發了國內法學家在學術上的辯論與探討。

就在最高檢司法標準發布的第二天,11月16日,中關村(000931.SZ)股價從每股7.84元一路漲停至8.62元?!罷庖環矯嬗鋅贍蓯強拼窗宕吹睦?,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因為最高檢發布的司法標準中對罪與非罪的界定有可能給黃光裕案提供一個糾錯的機會?!崩醋勻痰姆治鋈聳扛嫠摺噸泄ā芳欽?。

對于后者的可能性,本報記者向一直為黃光裕家族提供法律咨詢和服務的李默律師求證,李默告訴記者:“黃光裕案件中非法經營罪的法律適用錯誤問題確實已經申請提起再審,并已于2016年7月收到再審受理通知書?!?/p>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黃光裕非法經營罪的判決在法律適用上存在‘擴大化’的問題,把一般行政違法行為作為非法經營的行為,這一做法帶有那個時代的特殊‘烙印’,包括陳興良教授在內的法學家都對這個問題進行過分析,現在中央一系列的文件對民營企業家的合法權益加以?;?,目前黃光裕案已提起再審,是時候對問題給予解決了?!?/p>

兩年再審沒有結果

2010年5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以黃光裕犯非法經營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八年,并處沒收個人部分財產人民幣2億元;以犯內幕交易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九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億元;以犯單位行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億元,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億元。

宣判后,黃光裕認為自己不構成內幕交易罪和非法經營罪以及罰金過重,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2010年8月30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裁定:黃光裕三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沒8億元人民幣的判決維持不變。

顯然,在這種情況下,申訴(或申請再審)成為改變判決的一個重要路徑。如開頭所述,2016年7月,黃光裕案收到了再審受理通知書,再審主要針對的就是非法經營罪的法律適用錯誤問題。

然而,據知情人士透露:“迄今為止,再審案件受理已經兩年,但一直沒有進展?!?/p>

而這兩年,正是中國法治發展最為迅速的兩年,大力度的反腐以及官場除惡極大地改善了國內的司法環境?!盎乒庠0訃侵苡攬蕩砦笏枷脛髡醒胝ㄎ迸芯齙?,存在一些人為的干預,而現在司法環境已經大不相同,這無疑為黃光裕案提供了改判和糾正的機會?!?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

“不僅如此,輿論對這個事情也比較關注,媒體不斷炒作,這也意味著社會期盼黃光?;乩粗卣窆??!鄙鮮鮒槿聳勘硎?。

記者查詢百度指數的數據顯示,就在今年11月份中央?;っ裼笠島戲ㄈㄒ嫖募洳嫉募父鮒匾鋇?,黃光裕的關注指數一度出現峰值,比如在11月4日和18日分別達到159萬和141萬(1585799和1411161)。

“非法經營罪”存疑

如前所述,對于黃光裕案件中的“非法經營罪”判決,一直以來都是刑法學界探討的重要問題。

2015年第1期《刑事法判解》刊載了北京大學法學院博士生導師陳興良教授的文章《非法買賣外匯行為的刑法評價——黃光裕案與劉漢案的對比分析》,陳興良在文章中指出:“劉漢案的二審判決雖然是以被告人主觀上沒有營利目的為由認定其不構成違法經營罪,但實際上也否定了單純的買賣外匯行為可以構成非法經營罪,而確認了只有以營利為目的的倒賣外匯行為才能構成非法經營罪?!?/p>

阮齊林告訴記者:“回顧一下黃光裕案與劉漢案,不難發現,兩個案件的事情基本相同,都是通過地下錢莊償還賭債的行為,但卻產生了同案不同判的結果?!?/p>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