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的力量:僑民與僑鄉
2019-02-23 09:05 作者:葉顯恩 來源:中國經營網

珠江三角洲的商業化,是隨著海洋貿易的發展、出口產品的增進而逐步加深的。始自明中葉的商業化,到清乾嘉年間(1736~1820年),據時人龍廷槐對廣州府(所轄范圍大體相當于今珠三角)各縣所做的從業結構統計,大約有30%的人口,直接或間接服務于商品流通的各個環節。

就是說,珠三角當時約500萬人口中,百萬以上是借商業為生計的。如果再把從事以出口貿易為導向的商業化農業和手工業的煙戶(明清時指“人戶”)包括在內,則絕大部分居民,都已卷入外向型的商品經濟活動中去了。

廣之十郡 東西二洋

到了19世紀末至20世紀20年代,珠三角蠶絲區已靠出口為生計、海洋經濟化了,而商業化以取得足夠糧食供應為前提。清中葉以前,珠三角糧食主要是廣西米從便捷的西江輸入,近代以后則轉為依靠洋米。據筆者實地調查,抗日戰爭爆發后,順德就因內地米輸出切斷、洋米又無法輸入而餓死不少人。

珠三角是中國海洋貿易的基地,而廣州作為這個基地的中心,自明中葉起發生了歷史性的轉型,不斷地加強與周邊府縣的經濟聯系,將其提升為自身的經營腹地。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朝廷確定廣州為獨口通商口岸,壟斷中西貿易,更給珠三角提供了傳統市場與地利之便。

珠三角南端的澳門,于明嘉靖晚期也不斷興盛起來,成為遠東的貿易中心,清代又充當廣州的外港,作為其對外貿易的緩沖之地。鴉片戰爭后香港崛起,與廣州、澳門三足鼎立,更強化了珠三角海洋貿易基地的獨立。

說到中國的海洋貿易,不能不提華僑。零星移往海外的華僑,源遠流長,可追溯至秦漢。但華僑因聚居海外而形成的社團或社區,則在明代后期涌現,這主要是越?!澳掀鋇鬧槿巧倘肆艟傭涎塹厙毖蘢鈾锏慕峁?。

在明初海禁嚴厲的時代,已有粵人作海上走私貿易,文獻上往往稱之為“通番”。據史料記載,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香山縣三灶島(今屬珠海)人吳添進就冒險“通番”了。明中葉以后,“通番”的現象愈加普遍與頻繁,明人鄭曉說“(廣東)人逐山??笠狽爸?,不務農田”。

所謂“通番”,一是本地人勾通前來廣州的番船私相交易。例如,明嘉靖年間,每當外國商船一到,廣州附近的游魚洲居民(內有船夫、海商)會同居住廣州濠畔街的外省富商,駕駛多櫓船只,滿載瓷器、絲綿、私錢等違禁商貨到洋船上賣給外商,又向外商買回洋貨。

海商與外商相勾通,充當“接引之家”,亦稱“窩主”,他們為番貨提供倉儲,并包攬推銷接應的洋貨,從中漁利。這種人一般都兼充外商與華商間非法貿易的中介人。

二是經營帆船海外貿易。早在明宣德八年(1433年),廣東的海商便“假朝廷干辦為名”取得合法地位,造舟“擅自下番貿易”。正統朝以后,“廣東民多挾大舸入海,與夷市”。明末清初嶺南名學者屈大均曾指出,“廣州望縣,人多務賈與時逐”,“其黠者,走澳門,至于紅毛(指在東南亞的荷蘭殖民者)、日本、琉球、暹羅斛、呂宋,帆踔(躍)二洋,倏忽數千里,以中國珍麗之物貿易”。

珠三角海上貿易是在官宦之家庇護或參與下進行的。誠如屈大均所言:“民之賈十三,官之賈十七?!彼恰捌諫膠V?,或坐或行,近而廣之十郡,遠而東西二洋”。

清代廣東尤其是珠三角海商活動的范圍,已不止于東南亞洲各地,涉足地域更廣闊了,“自海禁既開,帆檣麟集,瞻星戴月”?!賭蝦>漚厥韉綠米迤住芳竊兀骸埃êI蹋┰渡嬤匱?,經商于異域,獲厚資,滿載而歸者,所在皆有?!?/p>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